冯国将,视频和文章

冯国将(韧峰)文章

香蕉与芭蕉的区别吃法 (冯国将,笔名韧锋)

发表于世界日报 2020年7月12日香蕉与芭蕉的区别吃法韧锋/洛杉矶 (文稿整理:Picnic) 香蕉与芭蕉(大蕉),外行人分不清,香蕉,英文名banana;芭蕉,英文名plantain。香蕉和芭蕉,印尼文都叫plsang(比尚)印尼有几十种香蕉,最常见的叫plsang Ambon(印尼-地名),也是国际市场最常见的标准香蕉,长约十公分。最小的叫plsang emas(黄金蕉),小如大拇指,因小巧玲珑,常用作祭品。味道最香的叫plsang raja serai(香茅草蕉),外皮有斑点。香蕉和芭蕉,青时外皮都呈绿色,成熟后多数呈黄色。香蕉有个别品种,成熟时仍呈绿色或变成红色。印尼只有两种芭蕉,一叫plsang kepok(格博蕉),短而粗,比标准的香蕉略短。另一种叫plsang tanduk(犄角蕉),长得最长,达十多公分。香蕉与芭蕉的区别,前者的外皮平滑,后者的外皮有稜角,易于区别。香蕉的皮较薄,芭蕉的皮较厚。香蕉的果肉较细,味甜,芭蕉的果肉较粗,味不如香蕉甜,富含淀粉。印尼还有一种叫plsang monyet(猴蕉)的野生蕉,味甜而有很多籽,但没人吃。在印尼,香蕉都用于生吃,少量切片晒干,味极甜,可久存。近年制成碎片装入塑料袋出售。印尼人不生吃芭蕉。最常吃法,把它切成两半,沾裹上米(或面)糊,过油炸,外焦里嫩,味美价廉,作早点小吃。把它切开,上火炭烤,浇椰糖浆,当小吃。把芭蕉、芋头、番薯等加入椰奶与糖共煮,叫kolak(果腊),当成小吃。在新加坡叫ʳ摩摩喳喳ʴ,在老巴刹等食市有卖。香蕉与芭蕉皮为羊的最佳饲料。香蕉与芭蕉树高数米,长得如树,实际上为草本植物,整个ʳ树ʴ,结构如同大白菜,可层层剥开。而且外貌粗壮的树干一刀即可砍下。树皮可打成绳子,但质量不佳,只有在太平洋战争日据时期才用它。树心可当菜吃,但也只有日据时代最困难时才有人吃它。印尼地处热带雨林,终年常绿,资源物产极丰富多彩。我在印尼吃过60多种水果!

冯国将简历

冯国将简历 1928生于荷属东印度群岛(今印尼)。 自小学已成为左派爱国者,上中学外号为“棉兰(MEDAN)的毛泽东”。(一笑)。 1949年经香港报送到北京,上过中共中央高度机密的“华侨青年训练班”与华北军政大学。 1952年上清华大学,1957年因为人权痛斥毛的暴政,被打成全校学生中最大的“极右分子”。1959年强送劳动教养。1960-6-6钻出于家岭劳改农场的电网逃亡,被捕后以“反革命”罪名判无期徒刑,经上诉改判五年。刑满后不准回社会,当“二劳改”。 1966年被发配新疆前逃亡北朝鲜。同年被引渡回来,打成“叛国犯”,又判10年徒刑。 1970年中共决定把我枪毙,只因发现归侨而幸存,总共被劳教劳改熬煎长达20年,九死一生。 1979-3-3法院的终审判决“宣布冯国将无罪”。同年移居香港,1995年移民美国,我造访过31个国家,特别周游走透中国和印尼两国,拍摄上万张照片。 我以韧锋的笔名写过200多篇文章登于香港与美国报刊,加入独立中文笔会,今任美国洛城摄影协会理事之一。决定将来把文章和照片上网。 2019年在youtube发表长篇口述回忆录的视频,多谢大家收看。(我的起诉书、判决书、改判书、申诉最高人民法院的驳回书和法院的终审判决书等都仍保存无缺。) 注 :youtube:FENG GUO JIANG(“冯国将”的汉语拼音) FUNG KUO CHIANG(“冯国将”的英文韦氏音标) (已有三十多万人收看了) ,

冯国将对《新清华》百丑图之背景介绍

《新清华》百丑图背景介绍 在反右运动末期,清华举办全国规模最大的“反右展览会”,全国各单位都派人来参观。本校更组织所有的同学集体参观,我是以个人身份参观。展览会在大图馆举办,馆前树立一巨大的漫画,把四个人物罗隆基、章伯钧、钱伟长和我,站立画在一起,全国、全校最大的“极右分子”似乎结成同盟一起“反党反社会主义”,多荒谬! 展览会的入口处树立一块横向的巨大五彩漫画,竟然把我画成下列模样,在沙发上半躺半卧,翘起二郎腿,左手夹香烟,右手握酒瓶,把酒灌入仰头的大嘴巴里。沙发旁的屏风边,露出一条女人的大腿,一副活脱脱的阿飞流氓相!极端丑恶! 事实上,直到今天,我始终烟酒黄赌毒不沾,连啤酒也不沾,才活到今天91大岁啊! 我想过,如果我有相机,必把漫画拍下,用于证明清华党委的邪恶恶毒。没有相机,只好请斯古力(冯国将就读清华时的好友,是一名冰岛的留学生。)去参观,可由他来证明党委的邪恶恶毒,还我公道!他去参观了,可惜至今没联系上他,不知是否仍健在? 此外,《新清华》校刊于1958-1-26登一副题为“百丑图”的漫画,把全校最主要的右派分子都丑化,有下列人物:   钱伟长,副校长,知名力学专家。因主张教授治校等打成教授中最大的“极右分子”,丑化他在自由论坛的发言。   徐璋本,从美国回来不久的物理系教授,因要组织劳动党,反对阶级斗争打成右派反革命分子,逮捕劳改。   黄万里,水利系教授,因写一短文《花丛小语》,讽刺市政府修不好马路打成右派。(他反对修建长江水电站。)   袁永熙,党委副书记(清华有好几个副书记), 在学生方面,上漫画的有我,在赵树范(土木系学生?)主持的“自由论坛”发言,痛斥肃反运动,被丑化。还有孙宝琮,因写大字报《神鬼人》,组织“庶民社”,帮助同学贴大字报被打成右派。漫画中的其他人物,我不知其姓名。 我被打成全校学生中最大的“极右分子”,因为我贴一张大字报,题为“要求党委交代潘志明事件”,文字不多,但有句话火药味最大,即“半夜三更多次多次利用台灯强光照射潘志明同学逼供是法西斯行为”,广受同学支持(我收到很多信,其中很多老党员的信)。而党恨透,竟借用同学的名义出大字报倒打一耙我“造谣”,要我“认罪”。我出小字报:“头可断,血可流,绝不认罪。” 这句话后来在起诉书里竟然被歪曲成“表示冯国将的反革命决心”。此外,我还痛斥肃反运动违反宪法,侵犯人权,野蛮粗暴,制造许多冤假错案(清华共有600人被批斗,只捉到二、三个历史反革命),因而肃反运动的成绩为负数!直接否定毛泽东所谓“肃反运动成绩是主要”之说,结果1958年2月开除学籍,1959-3-14强送教养…… 因我始终不认罪,拒绝改造,钻出电网逃亡,被捕后判无期徒刑,总共被劳教劳改长达20年,九死一生。

《新清华》百丑图及冯国将评论

《新清华》百丑图及冯国将评论 1957年整风运动期间,赵树范同学设“自由论坛”,任人向党提意见。不久党委利用“自由论坛”成立所谓肃反(问题)大辩论,实际上是作为围剿我的场所。六月四日我最后一次发言(猛批肃反暴政)被录音,全文登于校刊《新清华》上,作为“反面教材”供全校万名师生员工“批判”。后来我在“自由论坛”的发言被画成漫画丑化。下图即为百丑图的漫画。 注意:漫画里有钱伟长(在中间)和黄万里(在左下图)。 赵(赵树范)在明斋(宿舍)前摆一桌子,拉一电线扩音器,设“自由论坛”,拉过路的人上台向党提意见。明斋前是过路人最多的地方。后来我在狱中见到他,说他判15年徒刑。我先后劳动教养加上15年徒刑,共20年。  

冯国将起诉书判决书改判书再审判决书部分文字版

冯国将起诉书判决书改判书再审判决书部分文字版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 ……越国境潜水工具及筹划路费,妄图偷越国境,逃往海外。被告的犯罪活动已构成反革命罪,必须依法严惩。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第十六条比照第三条、第十条三款及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冯国将犯反革命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 院长 王良 代理审判员 王澄华 书记员 郭光宗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1961年6月30日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终审判决 ……上诉人为反革命一案,不服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1961年6月30日(60)中刑反字第1402号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以自己不是右派分子,更不是反革命,声称原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缺乏根据,向本院提起上诉。…… ……事实和情节,原审法院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过重,故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第十条三款及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1961年6月30日(60)中刑反字第1402号判决。 二、上诉人冯国将犯反革命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刑期自1960年6月28日起算)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再审判决书 ……36号判决, 一、宣告冯国将无罪。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一九七九年三月五日 关于冯国将同志右派问题的改正决定 冯国将,男,汉族,广东潮安普宁人,原为清华大学建筑系学生。一九五八年二月被定为右派分子。 根据中共中央 〔1978〕55号文件精神,我们对冯国将同志的右派问题进行了复查, 按照一九五七年中共中央关于《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的规定,冯国将同志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对其原划右派的结论予以改正。…… 中国共产党清华大学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