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新闻采集 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身边的两个王公公之间不会有利益冲突

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身边的两个王公公之间不会有利益冲突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王沪宁最有可能在二十大上出任党中央副主席》播出之后, 朋友转来标题为《王岐山靠边 传王沪宁想当国家副主席 暗控重判任志强》的文章,内容是“红二代、中国房大亨任志强被重判18年,消息震惊海内外。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习近平对任志强的政治报复,主要是针对任的反习文章。曾有博主披露,任案的幕后操控人是王沪宁。王沪宁成立的专案组对任案“定性反党”,意图讨好习近平。据称,王还妄想在二十大当国家副主席。而与任志强密切的现任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此前被指已靠边站”。

文章中还引述了热门博主“一剑飘尘”此前发的博文说,4月8日,他收到一份任志强北京朋友的信,信中说,……真实的内情是,掌管言论管控的常委王沪宁挂帅成立专案组,这是学习当年江青林彪集团的做法,王沪宁已经成为党内芝麻帮之外的康生,他要在二十大做副主席。王沪宁是习近平“中国梦”的幕后总策划师,其角色准确地说应该是中共领导人的“政治化妆师”,也被指为中南海最大的奸臣。不过他的野心似乎不止于此。二十大前,中共内斗已经是血雨腥风,王沪宁想在派系生死斗中上位。

该文章中特别注释,“康生在毛泽东时代负责中共的情报机关,受到毛的信任成为毛的忠实跟随者,也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关键人物,死后被列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

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多次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分析了王沪宁事实上更类似于毛泽东时代的陈伯达,而不是康生。不过,这不是笔者在这里想要讨论的重点。重点是围绕任志强一案,笔者本人虽然没有什么内幕信息可提供,但依情据理,王沪宁“亲自挂帅”任志案专案的说法似乎经不起推敲。

我们不妨假设,任志强“反习文章”最先引起的是王沪宁的愤怒无比—-“是可忍孰不可忍”,护主心切的王沪宁首先提出“不能让任志强继续逍遥法外”的可能性很大。但即便如此,区区一个任志强的“专案”也无需劳王沪宁大驾,亲自出任专案组长。更何况,他王沪宁在政治局常委们的分工里既不管政法,更不管党纪。

再说“法办”任志强的目的。首先,绝对不能排除是王沪宁率先提出“惩治”甚或是“严惩”任志强的动议的可能性。因为除了他王沪宁“护主心切”,任志强被“法办”之前的言论和文章讽刺的是习近平,鞭笞的更是习近平身边的第一宠臣王沪宁。任志强说习近平就是不穿衣服的皇帝,等于就是在说他王沪宁就是皇帝身边的骗子之一。

不过,即使任志强先生与王歧山之间的关系确实一直都很“铁”,特别是王歧山进入中共高层之后,与他任志强之间仍然是“无话不谈”,习近平和王沪宁惩治任志强的目的也不能被理解成“项庄舞剑,意在王公”。习近平也好,王沪宁也好,至多只会私下抱怨一句“歧山公公交友不慎,教友无方”。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美联社)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美联社)

再退一步分析,即使在动议严惩任志强的过程中遇到了来自于王歧山的阻力,以至于习近平不得不下决心得罪那个曾经在五十年前,和自己趴在一个被窝里挑灯共读《我的奋斗》手抄本的歧山公公,也不存在一个沪宁公公要借此取代歧山公公的大前提。因为从三年前开始,歧山公公即已经是所谓“半退”,而与此同时的王沪宁则是刚刚登上他个人权力的顶峰。从政治局常委的层面,歧山公公是谓“前浪”,沪宁公公自然是“后浪”,共产党内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死在沙滩上”只是基于不可抗拒的年龄因素,与所谓“党内争权夺利”并不互为因果。

至于习近平身边的这两位王姓公公的未来,百分之百的可能是王公公歧山的国家副主席肯定只会担任一届即实现“全退”,而王公公沪宁则不然。首先是王沪宁相比王歧山的年龄优势,其次他对习近平本人的重要性无可取代。无论是王歧山还是其他任何一个习近平身边的政治宠臣,其重要性都无法与王沪宁相比。

道理再简单不过,三年前的十九大上,赵乐际取代了王歧山的“锦衣卫”卫士长席位,而王歧山之前的泽民时代和胡锦涛时代的该职位,先后被四个不同时期的政治局常委兼任。但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一职则一直都是王沪宁兼任,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再到习近平时代,王沪宁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二十年。十九大之后,王沪宁已经身居政治局常委高位,从那以后连中央党校校长都已经降格为政治局委员兼任,而不再是政治局常委兼任了。但成立之后一直都只是正部长级的中央政策研究室的一把手,却因为王沪宁而如此特殊。

早在习近平登基之初的二零一二年秋,笔者即听一位内部人士说过,王沪宁在二零零七年的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荣升中央书记处书记,和在二零一二年十八届一中全会上被安排为政治局委员之后,两次向中央提出不再兼任正部级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一职,但事后都没了下文。原因是中组部在这两个时间段内,都在“党内理论工作者”中物色过人选,但碍于王沪宁的 “帝师”地位,无人敢接。

三年前的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开过之后,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预测过接替王沪宁中央政策室主任兼职的几个可能人选。但迄今为止的事实证明,王沪宁经历了江泽民时代的“当朝帝师”和胡锦涛时代的 “两朝帝师”之后,已经从习近平时代开始成为“三朝帝师”,怎么可能还会有其他“党内理论工作者”“欲与王公试比高”?借用鲁迅文章中的一句话:“决非现在的‘站在云端里呐喊’者们所能望其项背!”

正如笔者在上篇文章中所说:事实上当年无论是陈伯达,还是胡乔木,或者其他什么人,他们对所谓“毛泽东思想”形成所起到的,说到底只是不同时期的不同程度的辅助作用,而王沪宁对习近平“特色思想”从无到有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绝对是创造性的。

当年的陈伯达倒台之后,毛泽东思想还在“继续发展”,因为还有张春桥姚文元。但如今假若没有王沪宁的话,习近平的“特色思想”真的就无以为继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习近平身边没有一个王沪宁,岂止是那些“思想体系”中的几乎所有内容都是王沪宁原创或者主创,就连从“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过渡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名称本身,也都不是连“特殊”的“殊”字都不会念的习近平本人能够设想出来的。

笔者在上篇文章中还介绍了,甚至有中国内地的网友调侃说, “江泽民”也好,“胡锦涛”和“习近平”也好,都是王沪宁公开发表自己文章时先后用过的笔名。

有“五毛”网友在笔者文章后面得意地留言道:“哈哈,看看楼下这群人羡慕嫉妒恨的,王沪宁能亲辅江、胡、习三帝,少有的能人。”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左一)和王沪宁(左四)等中共政治局常委。(美联社)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左一)和王沪宁(左四)等中共政治局常委。(美联社)

确实,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也已经特别提醒读者和听众留意,王沪宁亲自宣讲的学习“习思想”的中央决定中,对习近平的评价比此前江泽民代表中共中央给邓小平的盖棺定论,还多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头衔。试想,王沪宁口中说出了习近平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这句话,党内谁人还能说出,还敢说出,还有资格说出一个“不”字?

笔者上篇文章的结尾一段是:三年前的十九大召开时,习近平在台上刚满五年,便在王沪宁的笔下成为中共执政史上“最伟大的,划时代的指导思想”的“主要创立者”,而且王沪宁还代表中共中央给习近平安上了比邓小平还多出一个的美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 ,把个习近平夸得深感只给王沪宁一个政治局常委职务仍还感觉得对他有所亏欠!所以,有理由相信,未来中共二十大产生的下一届政治局常委会里,除了可以再没有李克强、栗战书、汪洋以及韩正,甚至也可以再没有比王沪宁年轻的赵乐际,唯独不太好想象会再没有比习近平年轻两岁多的王沪宁。假如届时恢复党主席制的话,如今的这届政治局常委里,最有可能在未来二十大上以党的副主席身份为习近平陪跑的可能就是王沪宁了。

当然,不排除二十大上仍然没有恢复党主席制,而王沪宁本人甚至连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也不再连任的可能性。那么在这一大前提之下,届时的王沪宁被安慰性地安排一届政治局常委之外的国家副主席职务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就象王歧山在十九大上没有被安排连任政治局常委,被习近平犒赏一届国家副主席。但即便未来的事实会是如此,也不是以如今的王歧山因为任志强而“失势于习近平”为前提。

另外,如果二十大之后的王沪宁不再继续有党内职务的话,从那以后,对仍还会留在台上长达五至N年的习近平继续进行“理论辅佐”,就会有名不正而言不顺的问题了。

回顾一下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再到习近平三人先后当政期间对党章的不断修改“历程”,除了把邓小平理论写进党章的具体时间是在邓小平去世之后 ,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思想”和胡锦涛的“发展观”被写进党章的时间,都是他们退任总书记职务的同时。所以,他们三人的理论也好,思想也好,观点也好,都在党章里只说明是要被“长期坚持”,当然不会再有被“发展”。

而三年多前的王沪宁在受习近平之命主持起草十九大文件,特别是主持起草党章修正案的过程中,很明显的用意之一是籍此向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宣示,他习近平已经绝没有可能像他的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一样,接受十年换代的“陈规”制约。用意之二就是,因为他习近平不但在十九大之后仍然在位,而且二十大甚至二十一大……之后,仍还会继续在位的习近平的“党的领导核心地位”和他习近平的“特色思想”一样,不但都“必须长期坚持”,而且还要“不断发展”!

那么,在这个“习思想”不断发展的过程中,除了王沪宁,还有谁能,还有谁敢,随时为他习近平捉刀代笔?

正如我们在上篇文章中所说:中共十九大开过之后 ,王沪宁不断为习近平“再立新功”,其中最重要、最突出,自然也是令习近平最为满意的一项,就是非常及时地先向党内后向党外及整个世界郑重提醒:“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专利不属于他王沪宁本人,更不属于党内的任何人,而是属于习近平自己,一再刻意对党内党外强调“习近平总书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要创立者……。以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理论家的深刻洞察力、敏锐判断力和战略定力,提出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性意义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创立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做出了决定性贡献”。

毫无疑问,依王沪宁的聪明程度,他本人不可能不会预想到他的如此主动表白,只能令党内党外立刻联想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典故。但是,对如今的王沪宁来说,不但是外界世界的评价,即使是党内人士的内心真实看法都已经可以不屑一顾。他只希求习近平本人能够继续相信 — 更加相信自己对他习近平的忠贞不二!

有人说习近平的枕边读物有二,一是《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二是《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因为这两本书里的大部分内容,对他习近平来说都是耳目一新。

而王沪宁的枕边读物只有一本,那就是《毛泽东和他的秘书们》。二十多年来,这本书王沪宁已经不知读过多少遍了。但每读完一遍后,都还是会产生新的“读后感”。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原文地址

VilaVpn

ExpressVpn

大家在读

China looks to grow political and economic influence across Africa

Over the last several decades, China has invested hundreds of billions of dollars in Africa. Many scholars believe Beijing is doing this to gain...

梁振英公开参加反送中运动的教师资料 被指疯狂

目前担任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香港前特首梁振英上周把18名参与了香港反送中运动并被控涉嫌犯罪的教师个人资料在他的…

北约将在德国新设太空中心 应对中俄反卫星系统

据德国媒体报道,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 成员国将于本周四(10月22日)宣布,在德国拉姆施泰因(Rams…

U.S. offers Brazil telecoms financing to buy 5G equipment from Huawei rivals

FILE PHOTO: U.S. Ambassador Todd Chapman walks between flags during a meeting at Sao Paulo's Industries Federation in Sao Paulo, Brazil October 19, 2020....